春山一口气跑下楼,服务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,连忙说:“这位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额头上有薄汗,摇摇头,“没事,谢谢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启悦楼的牌匾,春山越想越恶心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把自己当做随意送人的筹码,她是人,不是物品。

    “春山,你去哪!”

    李图还有脸追上来,春山真是奇怪人的脸皮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厚。

    春山抬脚就要走,李图说:“这件事别告诉你妈。”

    提起妈妈春山怒气一下就上来了,她转过头,“你还好意思提我妈吗,如果你真的Ai我妈,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图眼看话不奏效,立刻使起了苦r0U计,“这年头生意难做,我也只是想多赚点钱,让你妈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可以把我送人是吗?”

    从家赶来的周云慧正好听到这句,她“呀”一声,冲过来捶打李图,她手上有劲,打得李图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李图一边拉,一边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周云慧眼里含泪,脸上有悲伤,也有愤怒,“你要把我孩子卖了,我怎么不能来了?”

    路人见状纷纷停住看热闹,李图低声说:“有话回家说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周云慧哭着说:“我要是迟来一步说不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早上在菜市场买了点水果,一个赛一个新鲜,就想送点给春山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,她又特意去了嘉悦的家,嘉悦和她说了早上的事,周云慧感觉不对劲,连忙赶了过来。